little monster

最近入火影坑辣~【萌的火影五件套~
一个认真的三米钩子苏,我超爱我的大钩子
狂刷双皮奶中,本命SDS
同时也是漫威粉,盾冬锤基虫绿狼队EC是真爱
美剧追一堆,在二,三次元中穿梭😃

樹界:

漩涡鸣人自认为自己笨嘴拙舌,没说过什么像样的情话。


对于佐助怎就安分下来跟着他过了小半辈子这个事实,有时竟也觉得恍如一梦。


他缩起身子,把脑袋往佐助脖颈里拱了拱,激烈性事后尚未散尽的余温裹挟着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鼻息间全是那人的味道,这让他觉得安心和惬意,忍不住又打开了话匣。


佐助不想听。


虽然是被动方,但方才的运动仍耗费了他太多的气力,高潮后疲倦感排山倒海般涌来。脱离了粘腻的肌肤相触,此刻他只想贴着枕头睡他个昏天黑地不问世事。


他是习惯了鸣人在他身后絮絮叨叨的,精十到底是精十,估计完事后跑出去溜一圈九喇嘛再打包两份拉面回来都尚有余力。他也只把那些碎碎念当做催眠的助力,从来都是和着鸣人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沉沉睡去。


这次却多少有些不同。


半梦半醒间,他从那模糊到几不可辨的断句里捕捉到了一个词。


喜欢。


他听到鸣人说,我喜欢你。


困意消散了大半,身后人唇齿开合间喷在他肌肤上的热气,竟让他生出了久违的战栗。


对于自己怎就稀里糊涂跟着鸣人过了小半辈子,佐助倒从未多虑。就像孩提时代从心怀芥蒂到彼此无间,与鸣人关系性的进阶过渡从来顺理成章,仿佛本应如此。


不提喜欢,也不说爱,性致乍起便缠绵一番,身体的直接交流远比那些说不出口的羞赧言语更让他易于接受。


因而面对这姗姗来迟的直球,他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心脏在胸腔里疯狂跃动,血液急速涌入血脉,脸部腾起一阵烧灼感。


鸣人的反应也没好到哪里去,似乎是脱口而出的刹那才如梦初醒,先前抓着佐助腰部的手一下子有些无所适从,手指开始轻颤,收放皆觉不适,与方才熟稔地摩挲过身下人每一处敏感地带的行径判若两人。


两人这么僵持了有十多分钟。


鸣人像是终于意识到什么似的匆忙翻了个身,背对着佐助解释说自己果然不适合说情话,打了半天腹稿只憋出这四个字。


佐助骂了句笨蛋,感觉到自己过速的心跳慢慢平静了下来。鸣人脊背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达到他这边,这让他觉得莫名的心安。


至于这笨蛋在多年之前用你痛我也痛这毫无自觉又笨拙的情话,让自己把整个人生都输给了他这回事,佐助决定仍然不告诉他。


————
 恶趣味地想看老夫老妻忽然说起甜言蜜语的羞赧感,却怎么也写不出想要的感觉。就这样罢。


我对笨嘴拙舌这个梗是真爱那

评论

热度(41)

  1. little monster樹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