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monster

最近入火影坑辣~【萌的火影五件套~
一个认真的三米钩子苏,我超爱我的大钩子
狂刷双皮奶中,本命SDS
同时也是漫威粉,盾冬锤基虫绿狼队EC是真爱
美剧追一堆,在二,三次元中穿梭😃

【Style】思想深邃的小学生

(´•ω•`๑):

两个小学生睡前进行的深入灵魂的交谈




我的好心情回来了,写点轻松的东西




对于好久以前的同合法,Mr.Garrison希望每个孩子谈谈看法,周一交




大量对话预警




>>>




“我一点头绪也没有。”




Stan握着笔在草稿纸上重重地划下三条饱含无奈的横线,表示对前半个小时的思考结果的否定,接着松开笔,让它滚落到地上,就像在缴械投降。




“我们迟早得想出来,”Kyle伸手扯下那张草稿纸,并揉成一团试图投进垃圾桶里,尽管失败了,但那至少是条漂亮的弧线,“老兄,再努把力。”




“Mr. Garrison显然有病。”由于他俩正并肩坐在地板上,身后靠着床侧,Stan此刻只要稍微往后靠一靠就能把脑袋搁在床垫上。




对于这个说法Kyle吸了吸鼻子表示赞同,以及适当的同情。




在接来下的几秒内,他们共同把脑袋搁在床垫上,并望着天花板保持沉默,直到某个人再度开口。




“我们又不能写他,毕竟这事只对他有利。”Kyle望够了天花板,他重新把身子坐正,并标志性地摆了摆手。




“对啊,这跟我们完全扯不上关系。”不出两秒Stan也还原到和Kyle一样的姿势。




闻言Kyle转过头看他。




于是他俩对视了。




“天呐,你说的对!”聪明的——智慧的——犹太人啊,在这一刻仿佛有什么点亮了他头顶上的大灯泡,而Stan则完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和我们没扯上关系,所以我们想不到点子。”




“——呃,可是,我们要怎么扯上关系?我们又不是……我是说,基佬。”




这一次Stan变聪明了,自己先反应过来。接着他瞪大了眼睛表示吃惊。




“我的妈,Kyle你说真的?”




“噢闭嘴吧Stan,试一次又不会真的把我们变成基佬。” 




“不会吗?”




“不会……吧。”

 

Stan Marsh依旧持有怀疑。




“拜托,只是假设一下,就当为了完成作业——”Kyle显得底气不足,“别那样看我,都是你自己说出来的。”




但Stan的表情就像被延时了一样。




“好吧好吧好吧,我们都为此保密不就行了。”




Stan还是没给出他想要的反应。Kyle只好深深地叹了口气。




“噢我知道了,你不敢——” 




“你说谁不敢!”




“你不敢。”




“我敢!”




“敢你就装!”




“装就装有种别怂!”




边说着两人几乎就要挽起袖子了。但他们想到动机——如果就为这个而争吵,他们实在打不起来。等他们冷静下来,又忽然变得腼腆了。




“我们要怎么做?”




“我不知道……就假装你暗恋我,刚刚和我告白然后被我接受了因为我也暗恋你?”




“那我们就该接吻了。”




“什么?噢不——绝不!那太基了!Stan你就不能……做点真正的基佬会做的事?”




Stan看他的眼神有点复杂。他正在尽全力思考应该怎么做才能符合要求——真正的基佬。 




“那么我能……我能握你的手吗?”Stan舔了舔嘴唇,有些紧张地眨着眼,他把目光落在自己的右手上,它和Kyle的左手正紧挨在一起,“情侣都是牵着手的。”




“噢,可是,我们带着手套呢。”紧接着Kyle也顺着他的视线向下看去,他不太确定。




“没关系,那我们就握紧些。”Stan张开手掌等待。




于是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我们是一对了?” 




“理论上,是的。”




“这事有其他人知道吗?”




“呃……没有吧。”




“那我们首先得告诉我们的朋友。”




Kyle设想了一下,紧接着就把眉头拧在了一起,似乎想到了什么恶毒的东西——灰姑娘的继母、比魔鬼撒旦、人民币玩家还要恶毒的东西。




“干,Cartman会整日大喊大叫、还有往我们储物柜上写‘死基佬’一类话的!”




“Kyle……”




“把我们的课桌掀翻,还有深更半夜在我们家楼下鬼叫!”




“Kyle——”




“当全班的面挖苦我们!在我每条推文下面留言说我有一个男朋友!”




“Kyle!”




被打断的Kyle显得有些不耐烦。满眼的你最好给出个有力的反驳不然我们真的肛不过Cartman。




“你觉得我们告诉或不告诉他,他现在就不会做这些了吗?再者——如果他惹毛了我们——你忘了Eric Cartman的设定是个战五渣。”




Kyle觉得Stan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他决定直接跳过Cartman这一步。




“Kenny会不理我们的。”




“噢他不会。”




“为什么?”




“他暗恋Craig。”




Kyle看上去十分震惊。




“他暗恋Craig?!”




“对。”




“但我以为Craig和Tweek才是一对。”




“嗯哼。”




……




“Craig真是个混蛋。”




“Craig真是个混蛋。”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至少Kenny可以完成作业了。”Kyle嘟囔着。




这一刻,他们两个都开始变得有些嫉妒那个连说话都没多少人能听清的橙色连衣帽怪胎了。




“那其他人呢?Craig’s Gang?女生们?”




“Craig本来就不喜欢我们,尤其是当他从秘鲁回来;Token是个土豪根本不在乎我们;Clyde是个哭逼……反正我觉得至少他们不会太恨我们。女生们……呃,反正她们不会再和我们在生理方面有交集了。”




Kyle耐心地听着,最后得出了一个可靠的结论。




“同性恋真苦逼。”




“同性恋真苦逼。”




为了赞同Kyle的说法,Stan重复了一遍。




探讨完人际关系,他们觉得轻松了许多,仿佛迈出了一大步——毕竟,万事开头难。




“校长会找我们谈心吗?”




“她都没法说服Mr.Garrison——再说,同合法了老兄!我们就要应付这个!”




于是他们又轻松了不少:他们的基本日常生活得到了保障。他们甚至都感到有些暗爽:想想吧,能当个同性恋,和异性恋在一个教室里共同听每一堂课,能做一些出格的事又没人知道该如何指责,还能被Mr. Garrison罩着——当然最后这一条其实不那么重要。




接着Stan把注意力引向了彼此的家庭环境。




“不过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向爸妈说清楚。”




“出柜——对吗?”




“呃好像是这么个说法吧。”




“不过一般一个同性恋在决定向父母出柜前,都得经历许多心理折磨啊。”




“事真多。”




“没办法。”




“那我们就挣扎一下——我们假设个时间期限吧?呃……两星期?”




“有点短,一个月?”




“那就一个月——那么一个月后,我正在吃晚餐。Shelley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我试图把我生吞活剥,所以我明智地选择坐在她对面。我得装出一副病怏怏的模样,我妈发现了就会问我。然后我就告诉他们了。”




“不行!这样太仓促了!你得先搪塞一会,最后表现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再告诉他们。”




“行行行,就按你说的办……总之我告诉他们了。Shelley从此多了一个理由来揍我。噢随便了,反正她总得揍我。而我爷爷反正只会喊我做Billy,他可能都忘了同性恋这个词怎么拼。妈妈会傻兮兮地叫我多重复几遍,让她更加完整地接受——然后我就要挨打了。”




“可怜的Stan。”




“而我为了显示爱的忠诚,必须宁死不屈。我爸会比我更难过,他可能会一个人用双手捂着脸在旁边哭,说什么‘我儿是同性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总是和Kyle走得那么近’、‘我再也没有儿媳了’之类没意义的话,然后喝上几个星期的酒。”




“听起来不错。”




“但我妈就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了……她会对我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问清前因后果,还会打电话去学校问我最近表现得是不是有些异常……她就像受过专业训练一样。最后她会问我是不是想清了。”




“你就和她说你想清了。”




“我想清了吗?”




“你想清了。因为我们是真的在一起了,我们决定共度一生,必要时为彼此解决生理问题——在这之前我们都有这个觉悟。”




“也对。那我就和她说我下定决心了……可能她过几天就会想通了吧,然后还能支持我们什么的,假如有人针对我们她还能挺身而出……”




他们都低下了头。




“你妈真好。”




“对啊。我妈真好。”




“我妈就没那么开明了……我可能都没有勇气亲自告诉她。”




说到这里Kyle叹了口气,Stan因此更紧地握了握他的手。




“她洞察力好得就像福尔摩斯,只要我们刻意露出点马脚,她就会知道的……而等她知道,噢,她一定会尖叫的!就像在罗宋汤里发现了蟑螂!”




“那她一定会尖叫好久。”




“是啊。我想玻璃可能都会被她震碎。”




“那你们家还得买新玻璃。”




“因为她太强势了,把我爸所有想法都表露完了,所以我爸并不会过多指责我。可能还会立刻就接受了还为我说好话呢。当然他最后还是拗不过她。”




“女权!”




“然后我妈……可能会觉得是你把我变得不正常的,或者迁怒到别的什么身上——但她一定会打电话给你妈。她是个新泽西人。”




“对,你们一家都是。除了那个加拿大老弟。但我妈那时候已经接纳我了……所以她会尽力劝说你妈?”




“我认为效果不会有多么显著,她一定会闹点风波什么的,把整个小镇都卷进去也不足惜。让所有人都头疼。”




“风波总会过去……那之后呢?”




Kyle刚想回答,可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他们两个都被吓了一跳。




“Stan?Kyle?时间挺晚了,你们得睡觉!”




“知道了,妈!等我们谈完这个严肃的话题!还有——呃,妈?”




“什么?”




“我爱你。”




“别耍花招,我什么都不会答应的。快去睡觉。”




亏我前一分钟还在夸你呢!




……




好吧,继续我们的对话。




“那之后,我想想……她大概会把我送走吧。别的州什么的。越远越好。她认为是整个南方公园的大环境造成我的问题的。”




“你妈真会开地图炮。好吧,那你想走吗?”




“……不想。我不想离开你。”




“我也是。”




他们都有点感动。




“但我反抗不了我妈的。就算我用Ike做威胁。”




“Ike不能起作用。他只是个加拿大人。”




“还是有点作用的。也就一点。”




“那你就跟着她走了?”




“不……我们得待在一起啊!”




“是啊!对了!我们可以私奔!”




“好主意!去哪儿呢?”




“新泽西!”




Kyle被他逗乐了,笑得身子都向后仰。




“你就是个天才,Stan,私奔去新泽西,哈哈哈哈哈!”




于是Stan也跟着笑,两个人笑得直不起身。




这引来了Sharon的不满,她又敲了一遍门并发出警告。




“好的好的!我们就来了!”Stan飞快地站起身来,松开握着Kyle的手,并对Kyle说,“比赛谁更快洗漱完毕并跳上床怎么样?”




Kyle对他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




 




当他俩同时跳上床的后,他们为争论谁更快花费了几分钟。当然Sharon没给他们继续的机会。她这次直接走了进来,警告他们最好变得安分点,然后在熄灯后分别亲吻了他俩的额头。




“做个好梦,孩子们。”




她说,并关上门。




现在他们两个都被被窝困在了黑暗里,唯一能做的就是试图睡着。




但他们做不到。




“Stan?”




Kyle小声地说,声音像粘嘴的麦芽糖。




“恩?”




Stan用鼻音回答他。




“你能不能别面朝着我,我现在有点难以面对你(*/ω\*)”




“(๑•́ ₃ •̀๑)哎嘛喂。”




 

……




 




当然他们最后还是没能写出些什么来。




他们需要墨西哥人。




 




 




Fin.




没什么质量的一篇,但是写得蛮开心,也很流畅




 还有,其实之前我试了好几遍,然后没成,就放弃了

但我还是觉得忠犬30题好适合Style

有大大愿意写嘛?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