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monster

最近入火影坑辣~【萌的火影五件套~
一个认真的三米钩子苏,我超爱我的大钩子
狂刷双皮奶中,本命SDS
同时也是漫威粉,盾冬锤基虫绿狼队EC是真爱
美剧追一堆,在二,三次元中穿梭😃

【原创的渣】反常

竹衣:

-ABO设定
-style
-最好不要戳进来qwq







“Kyle…what’s the mat...?”

Kyle是一个omega。
Kyle很清楚这一点,因为他多虑的母亲总是告诉他要在再长大一点的时候稍微远离他的三个朋友。原因是他们大概无一例外地——
都是Alpha。
天才晓得自己的beta父亲和omega母亲是怎么在一起的——本来自己还有机会当个Beta。
Kyle看着窗外因为积雪反射而分外刺眼的阳光,闭上眼睛狠狠地吞下抑制剂。随着瓶子里药片相互碰撞所产生的哗啦啦响声,Kyle把桌上的一瓶抑制剂塞进了书包里。
"God damn it."
被塞进去的抑制剂瓶身上写着的保质期比今天的日期要早了一周。
苦得该死的药融在嘴里的一部分还在折磨着Kyle的味蕾。Kyle低下头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帽沿,一不留神就撞在站在面前的人的下巴上。
"Ouch...!"
"Sor...Hey,dude."
"Hi,Kyle.你今天看起来不是很开心,怎么了?"
"什么都没有。"
遭到“冷遇”的Stan有点尴尬地晃晃手表转移话题,"Well...快迟到了,我们…走吧!"说着就抓起Kyle的手向学校跑去。
"Hey!What the..."
Kyle只能紧跟着Stan,感觉两个人手握在一起的地方先是变热,然后慢慢被彼此的汗液沾湿,Alpha的气味刺得他有点腿软,大脑也不正常地运转起来,脑海里全是模糊的色///情场景。
——今天真是反常。
Kyle的背上冒着冷汗。
来到校门口Stan才停下来。
"Ha...ah...!"Kyle大口喘着气。当背上一滴又一滴冰冷的汗流到了敏感的股沟之后还想继续往后穴移动时,他的脊背不禁抽搐了一下,脸不自然地红起来。
Stan看着他反常的好朋友,第一次有了奇怪的感觉。Stan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Kyle绿色的眼睛里好像蒙了一层水雾,于是他自作主张地搀起Kyle,没有半点想松开的意思。
"你还好嘛?"
Kyle点点头,顺便推开了那只包裹着Alpha味道的手。
"Hello,Stan. Hello,Kyle."包在橙色外套里的Kenny扬起手从背后拍了拍僵住的两个家伙。
Kyle一阵晕眩,他感觉身边Alpha信息素的浓度又升高了,如果不是记得自己早上吃了抑制剂,他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名叫“发情期”的阶段。
“瞧这味道…Kenny你是不是又和什么杂种的omega上床了?”忽然冒出的Cartman带着有点嘲讽的语气一边说话一边看着Kenny。
“F*ck you,Eric!"从帽子底下传出了含糊不清的咒骂声。
Kyle惊了惊,这一点也被Cartman看在眼里。
——得想些办法让溢出来的信息素收敛一点。
但在这个时候一直持续着的诡异感终于一下子消失了。
“Kyle,你不会发///情了吧?这还真是不可思议啊…!”Cartman的嗓门把不少学生的视线吸引过来,有的人甚至已经呼哧呼哧地嗅起空气里可能出现的甜腻味道。
“不过啊,Kyle,作为同学以及朋友我会帮你保密的。只要你……”Cartman压低声音,像是要安慰Kyle一般靠近他,拍了拍他的肩,却把手趁机滑到他的腰间捏了一把。
“Ah!Shut up , you fatass!"
上课铃适时地响了起来,。
课堂上,Stan拿笔戳了戳他的同桌:"Hmm…Kyle,你真的是omega吗?"
砰——
"Oh,my god!They killed Kenny!"
……
不知道哪里来的子弹直接穿透了Kenny的脑袋,Kenny的头无力地垂下来,红白相间的东西从开了洞的脑子里源源不断地涌出。一群老鼠计划好了一般从教室的各个角落里聚集在Kenny的身体上开始啃食,老师拎起裙子尖叫起来跑出了教室,然后校长也急急忙忙地跑进来,像是没见过"市(ri)面(chang)"一样大吼停课一天。
Kyle在感谢Kenny用自己第二天又能活过来的能力(虽然挺凄惨的)让全班同学少上一天课的同时,觉得今天的中午饭也差不多不用吃了。
“我不跟你说话。”
“Dude,你今天真的很反常啊,”Stan再次抓住Kyle的手,把鼻子凑近他的衣领。
“Hey...!!”
Kyle的指尖都抖起来——他都不知道自己的信息素要是被最要好的朋友知道了会怎么样。
“明明是Beta的味道,Cartman怎么会这么说啊。”
“谁知道那个胖子又在想什么…当时我们怎么没把他一枪送到邪恶的平行世界去?”
Kyle跟着Stan跑出教室。
“Kyle你没带文具盒吗?平时听你书包都会哗啦哗啦响的。”
“我的文具盒是布的啊!……Wait?!”
抑制剂。
Kyle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那群小题大做的警察明天说不定又要把教室翻个遍,那瓶天杀的抑制剂指不定要被他们发现。
看来只有等天黑之后去拿了。
“你忘带东西了?要不我等你去拿?”
“没什么,我什么……也没忘带。”

“Kyle,这个帮我改。”
Ike扯扯Kyle的衣角,把作业本递给他。
"I’m sorry, Ike. I,I can’t.”他把作业本还给Ike,套上了运动鞋。
实际上Kyle不但挺疼爱他弟弟,而且很羡慕这个Beta小孩儿。
在Kyle跑向学校的时候他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因为食欲他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他咽了咽口水,感觉有点虚脱,但是身体却很快地变热了。
"Uh..."
眼前的路都变得扭曲——是的,非常扭曲以至于让他一下子栽倒在地面上。
右手手腕上传来的钻心疼痛让Kyle空白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点点——他反常地发情了,而他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更要命的是血液的流失让体内的信息素大量溢出,也让发情更加猛烈。
“F*ck…”
Kyle尝试着爬起来,却被因自体润滑而粘腻不堪的下身难住了。他觉得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不管是让Stan看到还是让那个胖子看到都会使自己彻底变成四个人里最失败的一个。
——只要拿到抑制剂就好了。
哗啦——
好不容易站起来的他眼前一黑,被握着那瓶他所寻找的抑制剂的人用力按在墙上,背脊被撞得发疼。
“……you,Cartman.."
“Kyle,你在找的,是不是这个?”Cartman摇摇手中贴着标签的瓶子,贴近Kyle的耳边充满嘲笑意味地说着。
“是又怎么样…?”
Kyle现在才知道Cartman是个Beta,尽管这样温热的黏液仍然流个不停,Kyle几乎恨死了这个身体。
“虽然我不想和男的做,但是这么羞///辱你让我感觉很棒。”Cartman强硬地把大腿挤入Kyle不肯分开的双腿之间摩擦,指甲刮着还没有停止流血的伤口。
Kyle僵了一下,突然失去了力气,低低地抽泣,眼泪也大滴大滴地从湿漉漉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呜…不要……”
“不行了吗?”Cartman把抑制剂扔到一边,两只手死死掐住Kyle的喉咙,Kyle无力地锤打着他的后背。
“……!”
刚才积蓄的力气全部运给了对着后颈的这一记手刀,就算Cartman肉再厚也会晕过去。Kyle揉揉自己被掐青的脖子,擦干因为发情期而特别容易制造出来的眼泪,靠在墙上喘息着,充满鼻腔的是自己的血腥味和已经弥漫在这条路的信息素“味道”。
混乱的脚步声。
Kyle忽然很庆幸他曾经和那三个人去偷听某个老师给Omega们的防身建议,他脱掉自己沾了不少血的衣服把Cartman的衣服披在身上开始往反方向奔跑,原因是有几个饥渴的Alpha正在从回家的方向靠近——回家已经不可能了。
“Ha...a.."
但是alpha对omega天生的吸引力让Kyle根本迈不动腿,现在他只能满脑子想着一个人。
Stan Marsh.
在再次遇到一个拐角的时候,Kyle跑到了大路上,楼房上嵌着的窗户里面透出的灯光凌乱呛眼,路人的目光不用想都知道是那种异常的样子——自己满身血和泥的样子无论是谁看了都会感觉奇怪。
熟悉的门牌号已经近在眼前了,Kyle鼓足最后一点力气闭着眼睛向那儿冲去。
Kyle最后终于跪倒在Stan家门口,剧烈的情///潮让那个已经湿透的地方再次涌出大量体液,吸入肺部的空气也再也冰冷不下来了,体内炽热的气流撩拨着他的神经。
Kyle没力气敲门,他真的失去了身上的所有力气——如果Stan像早上那样没有感觉到自己这股反常的浓郁信息素,他马上就要被一群不知道会从哪里冒出来的Alpha在自己最好的朋友家门口操/到/死了。
咔嚓。
Stan刚刚洗完澡,Alpha的味道和水蒸气一起随着门的打开而裹住了在外面已经意识朦胧的Kyle。
“Kyle…what’s the mat...?”
看到Kyle脏乱的衣着,感觉到这股omega发情的甜香气味和逐渐逼近的Alpha们,Stan噤了声,不过他立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Stan把Kyle扶进门,并把平日一直收敛着的信息素猛烈地释放出来。
"No...Ah...?"
Kyle在Stan身上胡乱地磨蹭着,但手腕糟糕的伤口再次弄醒了他。
“把我放下来,Stan。”
Kyle的声音止不住地发着抖,他知道这大概算再次陷入了贞///操的危机。
而且还是他自找的。
“Kyle,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Omega…?”
Stan盯着Kyle湿润的绿色眼睛。
“……”
“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我可以帮你的。”
“……”
“Kyle?”
Kyle喘了几下,然后抬起头慢慢开了口——
“这很丢脸,因为这种体质我甚至连平时都不能和你们混在一起太久。我真觉得这不公平。”
“而且如果我告诉你这种事情,你难道还会和我有原来那种关系吗?我很怀疑。”
“Dude,那不可能,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啊。”Stan勉强忽略了Kyle身上发出来的淡淡omega气息,异常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Kyle沉默了一会,睫毛颤抖了一下,然后抬起眼睛,用有点坚定的语气再次开口。或者说是带着命令的语气。
"Then."
"Fuck me, Stan."
"Fuck me."
Stan迟疑地把眼神又渐渐朦胧起来的Kyle扶上床,压上去解开那件对他来说大了很多的衣服。这时候Stan从未近距离闻到过的omega味道像爆炸一样充斥了整个房间。
——天哪这真是太难以置信了。
“Umm...Kyle…I……”
Stan脱下Kyle的帽子,把发热的脸贴在他粘着红色卷发的额头上,Kyle也像是要做出回应一般搂住了Stan的腰。Stan却只是亲吻Kyle的脸颊,没有想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样子。
"Ah...!"
Kyle缩了缩,他的下腹忽然不可抑制地胀痛起来,一直平稳释放着的omega信息素也紊乱了。Stan的呼吸同样像是受到了影响,明显开始不对劲,喉间溢出有点类似于什么食肉野兽的喘息。
"Ky...um......"
两个人都开始难耐地互相摩擦以达到兴奋,不过Kyle最多也只做得到把手指插.入Stan的黑色头发里。Stan则舔咬他泛起粉色的肌肤,手探到股间的一片粘湿转着圈寻找入口。
"Wait, St...aaah!"
后方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就被指尖刺入了,Kyle顿时僵直了身体,发出一声压抑的沙哑尖叫。
当然对Stan来说这声带着哀求意味(其实只是他自己认为)的呻///吟足以让他完完全全地失控。
Stan把手指又一边转动着一边向深处推进了几分。与此同时,Kyle弓起背高.潮了,白色的液体溅在Stan的衣服上。
"You are so cute...Kyle."
Stan用嘴唇把Kyle的喘息咽下。
Kyle在释放了一次之后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反应过来,却发现舌尖已经被反复吮吸到发麻。Stan的脸近在咫尺,海蓝色的眼睛翻涌着情///欲的浪潮。
——这反常的一晚。

桌上的时钟从一开始到现在已经转过了大半圈,指针滴滴答答的声音却实实在在地被混乱的呜咽和听起来就会让人面红耳赤的水声掩盖了。
"Ha...ah..! Stan...s...."
Kyle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完全屈服于快///感了——当然主要因为是Stan让他陷入这种难以自拔的境地他才会甘于忍受。他一只手死死捂住嘴,另一只徒劳地抓挠着床单,灯光在他身下投射了阴影,那阴影随着Stan四根手指的进出而摇动着。
前列腺被手指反复戳刺(我知道这里很不科学。_。)的痛楚和与此相伴而来的强烈感觉使Kyle松开床单转而紧紧抓住Stan的衣角。他有一种Alpha信息素温度在升高的错觉,因为他的眼睛好似被高温灼烧了一般难以睁开。
"Stop,Stan...It's enough..! I'm going to——!”
不知道是第几次高.潮了,Kyle痉挛了几下,手指松开Stan被自己拽出褶皱的衣物,再也没有力气支住身体,倒在被汗湿得一塌糊涂的床单上。
Stan抽出被不少体/液弄得湿答答的手指,停顿了一下,然后像是从短暂的迷失中清醒过来,托住Kyle的头轻轻地把他侧过去。
“Kyle,我能暂时标记你吗…?这个…不会有别的东西遗留的,你以后只要记得吃抑制剂就好了。”
"Yes, you can,Stan.I don't care…I don't care."
Kyle不停重复着这几句话,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完全没有底气,但大概是肯定了。
"Hmm...”
Stan俯下身去咬住Kyle后颈上覆盖住omega腺体的那块皮肤,不断施加力气,直到牙印处有血漫出。
Kyle因为延长的痛感绷紧了身体,但是被标记的一刻他的脑子实实在在地变得一片空白,而他眼前的光影也旋转着变暗。
"Stan……"
Stan把手指收紧又松开,Kyle肌肤的触感还在手上没有消失。他的朋友就睡在他眼睛底下,衣衫不整。
——大概这段时间他都是自己的了。
“不管你怎么样我们都是好朋友。”
自己那句略娘炮的话还在耳边转了三转。
Stan给Kyle盖上被子,深吸了一口气,拨通了Kyle家的电话。
(tbc)






目前还没撸完qwq
ooc超级严重我都不是很敢打标签(´・Д・)」语言像小学生的一样!
不喜勿喷qwq

评论

热度(42)

  1. little monster竹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