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monster

最近入火影坑辣~【萌的火影五件套~
一个认真的三米钩子苏,我超爱我的大钩子
狂刷双皮奶中,本命SDS
同时也是漫威粉,盾冬锤基虫绿狼队EC是真爱
美剧追一堆,在二,三次元中穿梭😃

【Style】偷工减料的温暖30题

(´•ω•`๑):

总之,非常艰难。
•冬歇期。
•圣诞,但是喜欢的CP不发糖。
•没有人听我说话,我太逊了。


于是,于是我就来熬糖给自己吃了——尽管圣诞已经过了。


 
 


>>>


1.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比起可乐,他们更在乎鸡腿。


 


2.睡着的猫和他


Stan Marsh坐在那看了好久床上躺着的人以及他怀里的猫。


Kyle Broflovski熟睡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红色,几缕发丝紧紧地贴在额头上,他的嘴巴微微地张开着以利于更顺畅的呼吸。


而那只猫把脑袋贴在他的胸膛,爪子蹭着他的睡衣,用看起来就很舒服的姿势蜷缩成一团。


最终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小猫抱了起来。


“对不起了老兄,不过这可是我的位置。”


 


3.迟到五分钟


Stan Marsh上课迟到了五分钟原因是昨晚他与Kyle Broflovski就某个不可描述的问题大吵了一架,结果是他一早起来就满房间找袜子直到他认输道歉后对方才从自己床底下拿了出来。


更可气的是,直到穿出来后他才发现那分明是Kyle Broflovski的。


4.撩起刘海落于额头的亲吻


Kyle Broflovski忍住了极大的冲动而不去碰Stan Marsh额头前的刘海,于是他用力咳嗽了几声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伙计,你今天哪根筋不对头?为什么老盯着我的额头看?”Stan Marsh在忍受了Kyle第N次的热烈视线扫视后,终于一咬牙把许久的疑虑说出来了。


Kyle有些心虚地撇过了眼,却没有做声。


“难不成我额头上开花了?”


可是就在Stan说完这句话不过两秒后,Kyle忽然伸手贴在他的额头,并且把他额前的刘海撩了起来。


他戴着的手套有些冷,Stan Marsh一时感到那么地不习惯。


“什么?”


紧接着Kyle用一个印在额头上的吻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


 


“现在开花了。”


5.床单是要绿色还是蓝色


 “她对我说,我适合这个。”


 “她当然会说绿色更适合你啦,卖东西的都这个德性。”


Stan Marsh很不满地抱着手臂,看着正在低头铺床的Kyle Broflovski。床单是崭新的浅绿色,不远处的Stan能够闻到布料那种特有的味道。不过他此刻只觉得,他那可怜的室友甚至就要融进床单里去了。


毕竟他和他浅绿色的床单是一个色系的。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老兄。”Kyle耸了耸肩,并且把床单末尾的一截朝里折叠了进去,“我想不明白你有什么理由不接受这个。”


Stan仔细地端详着Kyle和他的床单,然后用手在空中胡乱地比划了几下。


Kyle一点也不想弄明白这些莫名其妙的动作是什么意思——尽管那动作看起来那么像是想把他的床给活生生的劈开——于是他直起身板,走到了Stan Marsh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再说了,这是我的床,就算你再看不惯也不需要躺这来。”


Stan没有吭声,Kyle叹了口气,终于决定放弃说服这个室友了。


就在他转头想要离开宿舍的时候,Stan忽然叫住了他。


“Kyle,你在哪买的床单?”


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所以愣了一会,但当他疑惑着说出那个地址的时候,Stan Marsh露出了一个令人感到不太舒服的笑容。


……


 


“嘿!Stan Marah!我的床呢?!还有你什么时候买的蓝色床单!”


“她对我说,我适合这个。”


“她当然会说蓝色更适合你啦,卖东西的都这个德性。”


“反正你看不惯也得躺这来了——你的床我已经卖了。”


 


6.领带歪了


“超——可爱!!”


身后的女生们突然传出了惊呼声,尽管已经刻意地压低好几个八度,但是Kyle Broflovski还是被吓得差点把手中的书给合上了。


 “嘘——还有更多呢!我翻给你看……你看,西装!”


“我的天,这酷毙了!”


终于他忍受不住女孩们的窃窃私语,想要回头提醒她们保持安静因为这儿是图书馆的时候,不小心看见了女孩手机里的照片。


那是一个黑色头发的男人,身穿着精致的西装,一手放在身侧,另一手像是在对镜头问好。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这就是你们花痴的对象?”


 女孩们愣了三秒抬头看了看他,问道:“……有问题?”


 “……没问题。就是他挺缺爱的,你们多关爱关爱他。”


 “……为什么?”


 “他领带都系歪了还能笑的这么开心。”


7.“我忘了拿浴巾”


当Stan Marsh听见Kyle Broflovski的声音时,他正在奋力捣鼓他那不小心摔坏了的随身听。


他为这个心痛了三天,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放弃。尽管里面的唱片全部从他所熟悉的播放轨道撞进了他无法辨识也毫不喜欢却又不能使之停止运转的轨道上。


所以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心不在焉地在嘴里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呃——好的,好的,没问题。再给我一分钟,我立即。”


以至于Kyle叫喊了第二遍的时候,他才有些窝火地放下了快要报废的随身听,无奈地揉着鼻梁骨站了起来,可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于是他问道:“什么?”


“我说——噢这是第三遍了,我说,我忘了拿浴巾了——以及我就快要冻死了。”


哦,该死的。


Stan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觉得眼睛有些酸痛,同时内疚感攀上心头,顿时所有烦躁的情绪立刻烟消云散了。


他在衣橱里心不在焉地寻找着,终于看到了目标。


“我找到了——”这么说着,他把浴室的门打开了一小条缝,伸手把布料塞了进去,“就不送进去了,我还要——你知道的——去修好我的随身听。”


可是那边却迟迟没有接应。


“怎么?”他不解地问道。


 紧接着他看见了门缝中Kyle的眼睛,并且听见Kyle抑扬顿挫地说:


 


“你拿的是我的内裤。”


8.早安吻


“你亲我也没用,我不会原谅你的你个酒后乱∏性的杂∏种。”


 
9.永不忘记的手机号码


是的。


 


10.不得已的大扫除


这两个笨蛋只会越扫越乱。


 


11.猜猜我是谁?


12.路灯上亲吻的影子


13.十指相扣


(这太蠢了)


 


14.二重奏


Stan Marsh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和Kyle Broflovski一起玩吉他达人的那段日子。


15.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黑暗中的Stan Marsh在长椅上喝着刺鼻的酒,然后稍稍哭了一会。


直到Kyle Broflovski的手轻轻覆盖在他的眼上他才逐渐停止抽泣。


 “我会死亡的,你不明白,Kyle。”


 “我知道。”Kyle用同样哑着的嗓音说道,“但不是今天。”


16.小地震时候的紧紧相拥


这个——光是想想,就觉得实在蠢弊了。


 


17.亲手剪发


“下次见面就是一年后了,所以……”


Kyle Broflovski把那把红色的剪刀递到他面前,并且深深地低下了脑袋,情绪低落程度甚至比没通过测验还要糟糕十倍。


“头发,”让他说出这句话简直就像是在对他施加某项酷刑一般,“还是你帮我剪了吧。”


说完,他背对着Stan Marsh坐在了地板上。


Stan Marsh紧张地接过了剪刀,在他身后也盘腿坐了下来。


可是就在他正准备取下Kyle Broflovski的帽子那一刹那——


 


“不不不不不,我后悔了,一年后见吧!”


18.我回来了


Stan Marsh此刻正在Kyle Broflovski家的小小地下室里。


他红色头发的小朋友摩擦着他那条剪短了的短裤的裆部,然后拉着Stan的那双小手,向他示范去摸他的什么部位。


黑暗中他轻轻地咽了咽喉咙。


他不可能禁受住这个。


他凑近了Kyle,甚至能够感受到他急促的呼吸声。而他自己的心脏此刻也像是发疯了一般地跳动着,他觉得再这样下去没准它会从自己的喉咙眼里跳出来——


 
“哈,我回来了!Kyle——!你在家吗!”


 
而它的确跳出来了。


19.偶尔蹦出的粗口


在亲眼目睹了Bebe把那个红发的犹太男孩压在墙上并且趁他来不及挣扎就吻了上去的镜头,Stan Marsh听见身旁围观人群的高呼声,其中夹杂着有人用闪光灯拍照的声音,他可以打保证,照片不用三秒钟就会被立即传到油管上去。


“嘿,Clyde,那是你女友。”


他身旁的Craig用一贯低沉而磁性的嗓音这么对Clyde说道,只要是人都可以听出话里刻意压制的嘲讽的意味,而后者这个时候已经发出了哽咽的声音。噢,可怜的孩子。


“我跟你说了一百遍了,把约会撂在一边而跑去买TACO是不明智的选择。而你甚至这么做了五次。”Token耸了耸肩,实际上他已经很努力地在憋笑,“我觉得你是时候向Bebe道歉了——你想啊,TACO重要还是女友重要?”


这个时候Bebe已经蹂躏完Kyle的右脸颊了,舔了舔嘴角并且回过头来给Clyde竖了中指,然后才放开Kyle的衣领,并且优雅地一撩她那引以为傲的金发离开了。


“噢,别太伤心了,小宝贝,她甚至没有亲到他的嘴角,”Butters走过来拍了拍Clyde的背。


而这时Craig则连忙对着Bebe的背影,回敬般地竖了根中指,并且一咧嘴角说道:“你的妞,Clyde。”


而纯情的犹太佬——这个真正无辜的受害者——他甚至不在被关注的重点里边。尽管此刻他已经完全呆滞在原地了,却好像所有人都把他给忘了似的。


 


“天∏杀的婊∏子,她怎么敢。”


 
“嘿,刚刚有谁说了F word——”


Craig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左手边的Stan Marsh一脸怒气地冲了上去,满脸通红地拉起了怵在那儿好久的Kyle Broflovski的手,并且凝视着对方因为吓得发白而颤抖的嘴唇整整三秒钟——


然后狠狠往Kyle的左脸颊地吻了下去。


“What the fuCk?”


“嘿,刚刚有谁说了F word?”


20.只有一件单人房


Stan Marsh很享受这个能够与他深爱的Kyle Broflovski紧紧相拥而眠的夜晚。


Kyle Broflovski则表示并不怎么在乎这个,因为旅途的劳累使他只想把脑袋搁在Stan Marsh的颈窝里,然后环抱着他进入梦乡。


21.在原地等待


Ike被他的哥哥告知,如果发现哥哥不见了,只要站在原地等待,哥哥就会回来找他的。


可是Ike这次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看见哥哥的身影。


他撇了撇眉毛最终决定放弃他的哥哥而自己走回家去。


因此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亲爱的哥哥此刻就在他路过的那颗灌木丛后边与某人热吻。


22.视频通话中熟悉的笑容


“因为看不下去你在视频通话中只对着我傻笑所以我改了行程提早回来了。”


23.YES,I DO


Stan Marsh心不在焉地敲打着自己的下巴,而Kyle Broflovski正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右手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台上那对新人。牧师用雄浑的嗓音念着誓词,疲惫但却庄严,似乎可以想象得出他这辈子都在干这个,甚至都过了厌倦的年纪了。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男人很郑重其事地回答了,女人的眼里透出喜悦,这让她看起来有点白痴。但是男人竟然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好吧,这个看起来更蠢。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同样的一句话对不同的人问两遍,收获同样的回答,这样的过程好像从来没有人会觉得多余。当女人甚至用力地点了点头的时候,台上的男人立刻伸出了双手,把女人圈在了怀里,甚至在原地转了个圆圈。


所有人都为他们祝颂。


可是Kyle这个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低下了脑袋,有些局促不安地用自己的右脚脚踝去蹭左脚的,Stan觉得这个举动让他看起来有些怪。


“你不舒服吗?从一开始就不对头。”


“……呃,什么?”


Stan歪着脑袋,有些担忧地看着Kyle,同时伸出手去摸了摸Kyle的额头:“你的脑门好像有点发烫。我怀疑你的流感仍然没有好。”


他抬起头来看向Stan。


 


“Do you?”


Kyle眨了眨眼,然后回答道:“Yes, I do.”


三秒后两人突然意识到什么般,同时别过了脸去。


 


24.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
25.海湾吻痕
26.翻越过去的相册
27.雨后阳光下的河


(我怎么可能写出这么文艺的东西)


28.带你远行


“你真的决定了?”


“是。”


Kyle Broflovski来回用手指划着手机屏幕,实际上他根本没有认真读取屏幕上的信息,但是他仍然没抬起头来多看Stan Marsh一眼。


“那——真的挺远的。”Stan不自然地挠着自己的后脑勺。他现在正瑟缩地站门框上,而Kyle Broflovski,他的男友,正站在门外,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按在行李箱上。


Kyle却没有回答他,这让Stan感到有些尴尬。


“我——我帮你提行李?”他吸了吸鼻子,把目光投降地面,并且伸出手试图去够Kyle身旁的行李。


“不用,我提得动。”Kyle下意识地把行李箱往后挪了挪,一副戒备的样子。


“那,那你别忘了东西啊……”Stan只好沮丧地收回了手,悻悻地说道。


Kyle这才把手机放回口袋,牵着行李箱,转过身去:“全都在里边了。我走了。”


于是他目送着他走下了阶梯。


……


 


“Kyle Broflovski!!你把我落下了!!”


“不不不不不!这是我的度假!我只有这一张票了——而且我们说好了只有赢了的人才能去的!”


29.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


“我以为你一下飞机就会给我打电话的。”


恋人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被处理过的声音显得有些失真,但仍然能从故作平静的语调中听出不满的情绪。


Stan Marsh低头抿了一口纸杯里的咖啡,温热的水蒸气扑在他那被芝加哥的寒冬冻得通红的鼻子上,而当滚烫的热饮顺着食道缓缓流进胃里的时候,他听见自己的脑细胞雀跃得都快要唱起欢乐颂了。


“我会的,真的,我会的。我是说,你看,我正准备着呢。”


他撒谎了。


他刚下飞机的那一瞬间的确想过拿起手机给Kyle通个电话什么的,但是很快他就选择刻意放下手机,而走去排队买了杯咖啡。终于,Stan Marsh的诡计得逞了,并且成功收获了由恋人亲自打来的电话与双倍的恼怒。


“该死的,你不明白。”Kyle声音暴露出越来越多的愤愤不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了鞋底狠狠划过地面的声音,听起来他像是正在折磨自己可怜的皮鞋,“当初我说什么来着,可你还是要了这份天杀的工作!距离上一次出差才过去三天!可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嘿——嘿,冷静,Kyle,冷静下来。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工作,”说实话,Stan Marsh这下有些慌乱了,Kyle的反应强烈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设想,“但是,baby,你看,我一点问题也没出不是吗,我一点事也没有。别——别这样担心我啦,我——”


但这一次Kyle显然不愿给他更多的耐心:“和你的工作鬼混去吧。”


“……”Stan揉了揉鼻梁骨,这下伤脑筋了,“Kyle,别这样,听我说,我——”


“去你的,Stan Marsh,我要挂电话了。”可他甚至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他恼羞之极的恋人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


  


而当他凝视着手机屏幕三十秒不到后,铃声再度响了起来。


“你还想说什么。”


“……我想说,Kyle——我没有忘记,真的,没能和你一起过圣诞真的很抱歉。但是,honey——圣诞快乐。我是说,光明节快乐,以及——”


“……”


“我爱你。”


Stan把纸杯里最后一口咖啡喝下了肚。


“……我也爱你。”


 并且发现芝加哥的圣诞一点也不冷。


30.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陛下。”Stan Marsh单膝跪地,牵起他的手,并深情地吻了上去,“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Fin.


头痛欲裂后的成果…


是的,这对在我眼里就是不要脸的老夫老妻相处模式。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