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monster

最近入火影坑辣~【萌的火影五件套~
一个认真的三米钩子苏,我超爱我的大钩子
狂刷双皮奶中,本命SDS
同时也是漫威粉,盾冬锤基虫绿狼队EC是真爱
美剧追一堆,在二,三次元中穿梭😃

【SPN/SD】在生日当天集齐七个Sam Winchester可以召唤什么?

土星环:

*丁丁生日快乐!恭喜丁丁连续七年获得po主真爱男神排行榜No1宝座!(滚啦)永远爱你❤❤❤希望SPN永不完结!

*弃权不商用不牟利。生日贺文一发没完我也是醉了……文章很苏很花痴,生日贺文就让我光明正大地苏下本命吧!




生日是什么?温家兄弟表示,这个词从来不会出现在他们的字典里。当然,如果你的字典像他们一样整日充斥着天启啦,地狱大门啦,天使之战啦,世界末日啦什么的,你也不会有太多时间关注到“生日”的。

所以,这就是原因,这就是午夜时分当Castiel突然出现在了Motel标准间里深情地向Dean说出那句“Happy Birthday”而只赢得了温家大哥莫名其妙的一句“啥”,的原因。

“1月24日,你的生日,Dean。”Castiel说,他有些搞不清状况地歪了下头,“生日,你们是这么说的吧?这一天会庆祝,收礼物什么的。”

“啊哈哈哈哈!”Dean仰头笑了三秒钟,“温家人从来不过生日!不过,”他侧过头,有些狡黠地眨了眨眼,“你有准备礼物,Cass?”

天使点了点头,“是的,Dean,你会喜欢这份礼物的。”他满怀着希望与光明信念地微笑着说,然后就马上消失不见了。

Dean朝他消失的地方猛看了好几眼,终于有些不爽的收回了目光:那里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礼物!“Son of bitch。”他嘟囔了一句。

Sam倒是挺高兴——他可还没来得及给自己老哥准备礼物呢(其实根本就忘了)。或者明天他应该起早一点,用一个加了双份芝士的牛肉汉堡把自己老哥叫醒,哦,再加一份热气腾腾的樱桃派……想到Dean可能会露出的笑容他忍不住也开心起来。

这份开心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空气中突然响起几下翅膀挥动的声音,而后一个物体凭空出现在了Dean的床边。

一个高近两米的绝对不可忽视的物体= =

“What the hell!?”Sam和那个物体无比整齐地齐声叫道,而后Sam眼睁睁看着那个凭空出现的物体瞄了他一眼,马上迅速把Dean扯到了身后,还摸出了一把刀对着Sam:“你见鬼的是什么?”物体说。

顺便一提,这个物体跟Sam长得一模一样啊。




他们花了五分钟时间走完圣水啊盐啊铁器啊一系列程序,事实就是,那个物体不是任何怪物,他也是Sam,如假包换的Sam——他也的确非常的Sam(只凭自己的狗狗眼就能让Dean放下刀的除了Sam还有谁),只是,这个Sam的手腕上用粉色的缎带系了个蝴蝶结。

是的,粉色的蝴蝶结,他怎么也解不开,刀刃也无法撼动分毫。

Dean因为蝴蝶结笑了五分钟,表示粉色的蝴蝶结和Sam简直不能更配了(假的)。

新出现的Sam声称自己来自2013年的秋天,现在时的Sam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对Dean说道:“那个蝴蝶结看起来完全是礼物的包装带——Dean,我想,这是Cass给你的礼物?”

把其他时空的Sam系上缎带扔过来当礼物,真是谢谢啦,天使!

“2013年……”Dean算着时间,而后有些犹豫地开口道,“嘿,Kevin还好?”

“很好啊,在地堡里,很安全。”2013版Sam说道,他咳嗽了起来,比起现在时的Sam,他消瘦了很多,脸色也很苍白,趁着两个发青的黑眼圈——那正是他经历了试炼、整个身体都垮掉了的时候。

“你怎么样,man?”Dean说着,上前一步扶住这个2013年版Sam,右手轻轻顺着他的后背拂过。

现在时Sam看着这一切。好吧那个也是他、过去的他、百分之百的他、完完全全也是Sam,但是……“Dean他没什么啦反正他身体里有个天使在帮他治疗嘛。”这句话在他考虑之前就从嘴里溜了出来。

“什么天使?什么在身体里?”本来挺开心地往Dean身上靠的2013Sam突然警醒了过来。

啊咧现在就有点尴尬了。所以下一个Sam的出现,很是及时地缓解了这种尴尬。




没错,两个Sam还不够,还有第三个Sam,一个穿着白T恤、脸上白的自带柔光效果、神情仿佛梦游一样的Sam出现在了房间里,“Dean……”他露出了一种“我是不是在做梦”的表情上前一把搂住了Dean给了他一个拥抱、顺便把自己完全埋在了老哥的肩膀上,又在看到旁边对他神色绝对说不上是友好的两个Sam后又露出了一种“啊我果然是在做梦”的表情。

“我果然是在做梦。”他恍恍惚惚地说,“我应该在Amelia那里。没有Dean。”

“撞狗的那个。”现在时Sam和天使附身版Sam同时对视一眼,说道。

“Amelia。哈。”Dean已经有点目光不善了,一把将他推开。“Cass,Cass?你见鬼在哪儿?快点出来,把别的Sam给我送回去!”他对着房间叫道。

不得不说,现在时Sam听到“别的”这个词,忍不住开始表现得有点得意洋洋起来。

不过,当然啦,天使没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声(熟悉的)天使翅膀挥动的声响,以及房间里又多出了一个Sam。

“Oh fuck。”Dean翻了翻眼睛。




又一个Sammy,同样的是,手上也系着粉色的蝴蝶结缎带。

新来的Sam比其他的Sam显得更强壮些,也是最镇定的一个,他环视了一圈,目光在Dean身上停留了几秒,耸了耸肩,“Hi guys,我在哪儿?哪年?”

“你又是哪年?”Dean有点没好气儿地反问道。一个Sam已经够要他的命了,问题是,现在有四个Sam,房间的空气都要不够用了。

“你最不喜欢的、想马上抛弃的那个?”这个Sam说道,偏过了头,给出了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没灵魂的那个。”几个Sam同时说道。

好吧,没灵魂版的Sam在Dean心中的不受宠程度甚至超过了撞狗的那个了。




“现在这是个什么状况?Sam大会什么的?”没灵魂版Sam(简称一点五米)已经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了,“还是你们又打破了什么天启啊地狱大门啊炼狱大门啊,啊,或者能打破的全打破了?”

“Wait,Dean,这是怎么回事?”撞狗的柔光版Sammy终于意识到了这完全不是一个梦(或者这个梦有点过于离奇),他站起了身,重新看向了Dean。

“你刚刚已经抱过了不用再抱了。”现在时Sammy马上说。

“他怎么了?看起来精神不怎么正常?”一点五米说道,上下打量着撞狗版三米。

“他撞了条狗。”几个Sammy异口同声地解释道。

Dean揉了揉太阳穴,他的头都要晕了。“Cass……Cass,够了……”他在心中祈祷着。

天使一定是听到了他的祈祷,因为房间中再次出现了一个Sam。




“Dean?你怎么在这儿?”新来的Sam警醒地说,他环视一下周围,微微眯起自己略显狭长的眼睛,系着粉色缎带的左手很自然地握成拳又马上松开,正是所有三米都很熟悉的绝招“恶魔催吐手”起手式。

“咳恶魔血上瘾的那个。”现在时Sam马上说,简直有点欣喜了,这个恶魔血Sam在“Dean最不喜欢的Sam Winchester”排行榜中可是稳居前三位的。(多来几个Sam吧Dean就知道现在的我有多好了<--才没有这么想。)

“你怎么知道——”恶魔血三米说,然而又马上停住了,偏头看向Dean,“Dean,我没有……等等,你——”他打量着对他而言略显得沧桑了一点的哥哥。

“哇哦,绝对有!就是他,在Dean说了‘你走了就别回来’之后还是走了的那个。”天使附身的2013米马上接口。

“Dean当时还单眼流泪了。你怎么做到拒绝他的?”一点五米一脸悲痛地补刀。

“嘿!!!”Dean抱住头,有些崩溃地大叫了一声。

“这玩意是什么?”一点五米开始伸手拽手腕上的粉红色蝴蝶结缎带。

“恩,认真说来,我们——不,你们,你们被天使带来,是为了给Dean庆生的。你知道,今天是Dean的生日。”现在时Sam严肃地说道,“现在是2015年。”

所有的Sammy都get到了他的潜台词:现在是2015年,这个老哥是我的。

“我们是礼物?”一点五米晃了晃自己的手腕,下一刻,他毫不犹豫地直接大字型躺倒在了Dean的床上,“嗯我会做一个好礼物的。”

恶魔血Sammy冷笑了一声,简直恨不得马上伸手把Dean床上的一点五米人工催吐(虽然实在也催吐不出来什么)。旁边的天使附身版Sammy还在孜孜不倦地向现在时Sammy询问着附身相关,撞狗米望着Dean,自带柔光的脸简直下一刻就要梦游走出房间一样。

“够了!Sammy你就非要忙着自己跟自己说话自己吐槽你自己?就不能用圣水把他们都测试下吗?”Dean一下子把一点五米推下了床,大声吼道。

“好!”所有的Sammy一起说。

“就……就……就属于现在的Sammy!”

“是我,在这儿。”现在时Sammy马上跳了起来。

“这简直就是史上最糟糕的一天。”Dean生无可恋地摇了摇头,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




绝对不是最糟糕的一天。还可以更糟糕的。

下一刻,又一个Sam凭空出现,正好出现在了Dean旁边,非常自然地给了Dean一个大大的拥抱。“Dean!”他说。然后他被圣水浇了一头。

“嘿,干嘛用这么多圣水?”Dean马上说,拽下了枕巾给这个新来的Sam擦着头发——有刘海的Sam,妹妹头的Sam,没那么多肌肉的Sam,笑起来还有个超级萌的小酒窝的Sam。“你来自哪年啊?现在是2015年,天使带了很多Sam过来。”Dean和颜悦色地说。

所有其他的Sam心中都警铃大作。

“你是八年后的Dean?我梦到你了,你一点都没变,还是和八年前一样。”这个Sam带点羞涩地笑了笑,露出了两个超~~~甜的酒窝,“我在08年的五月,我们分开了,Dean,我跟很多年轻人关在一起,我也看到了黄眼魔鬼……”

“哦~马上要死翘翘的那个。Man,以后要注意补刀。”所有其他的Sammy说得异口同声。

“什么?”新来的Sammy睁大了眼睛,提高了声音。

“你不会死的谁说你会死,你不会有事的!”Dean把声音提得更高,保护意味十足,“好了好了,我们现在有……啊哈,有六个Sam了,我们需要安排下接下来——”

又一个Sam出现了。




所有的Sam里最矮的一个(是的不要怀疑,这人成年之后还在继续长高),穿着衬衫,头发很长,有酒窝有刘海显得有点嫩,手腕上依然也缠着一根缎带,手里还拿着一本书,斯坦福的教材。

“Dean?你怎么看起来……”他说,又环视了一圈周围,“这是什么见鬼的……”

“斯坦福上学的那个。”其他Sam鉴定完毕,纷纷都暗地里松了口气,全部都没把这个Sam放在眼里——离开了Dean跑到斯坦福上学而且从来不接Dean的电话甚至短信也不回,书呆一个没有超能力没有恶魔血又好久没打猎了什么技能都没有,完全不足为惧,Dean才不会——

紧接着,所有的Sam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斯坦福在校生扔掉了手中的书,上前一步把Dean牢牢地搂在了怀里一点想放手的意思都没有:“Dean……我有一年多没见到你了……我很想你……”他哽咽着说。

Dean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都不接我的电话。”他说,然而声音中,怪责的意思一点都没有,声音都轻得仿佛年少时他给Sam唱的睡前曲。

“我听到你的声音就肯定会去找你了……”他更深地埋到了Dean的肩膀里。

“好啦好啦Sammy,爱哭鬼。”Dean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抚摸着他颈间的头发。

温暖的画面。

只是温家大哥看不到自己十一年前的小弟悄悄从他的肩膀上抬眼炫耀一般地扫视一周。

卧。槽。这。也。行。

六个Sammy盯着他们,牙齿咬得嘎嘣响。




事实是,现在这间Motel里一共有七个Sammy,而且他们对彼此也不信任(同时总想往Dean身边挤),如同最开始就能预料到的,很快他们就开始拌嘴了,就从斯坦福米的一个地图炮开始:“我说,你们受了什么刺激,那个鬓角到底是什么回事?Hunting things?你们的鬓角简直就要成为一个怪物了。”

Dean笑了五分钟,斯坦福米好感度max。

没错,“斯坦福米”,为了区分几个Sammy,他们都有了一个加上定语的昵称,来自斯坦福的在校生当然就是斯坦福米啦,卷入黄眼恶魔之血的宿命不得不和几个孩子一起拼杀的是boyking米,由于自己老哥下了地狱而想更强大、反而咳恶魔血上瘾的是恶魔血米,离开炼狱失去灵魂的是一点五米,老哥进了炼狱自己撞了狗还经常神神叨叨自带柔光效果的是撞狗米,为了修复身体带了个天使在身上的是改锥米,以及现在时,没有任何定语的,Sammy。

“嘿,能停止叫我撞狗米了么?”撞狗米说,这个称呼他完完全全不喜欢,非常不喜欢。(Dean起的。)

“他就是那个因为撞了狗,就没去找Dean的?”斯坦福米问Boyking米道。没有一点压低声音的意思。

“我有个问题,为什么撞了狗,要去管那条狗啊?”一点五米举手。

“你没有灵魂!”撞狗米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是啊是啊你有灵魂,你有感情,你最爱Dean了,好了吧。”一点五米云淡风轻地说。

所有三米都笑了。

撞狗米觉得自己被排挤了。




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是房间分配是个问题。

“Dean我有将近两年没看到你了。”斯坦福米说,自从他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他就完全没有离开Dean身边超过一公分——那个离家出走的青春期少年到底怎么成了他现在时老哥心中“最乖的三米”,恩,完全是个好问题。

“我也有几个月没看到Dean了。”撞狗米说,自带柔光效果的脸上表情一片凄惨。

“Dean我觉得我有点不舒服……”改锥米大声地咳嗽了几声。

“Dean我会做噩梦。”Boyking米马上捂住了头一脸痛苦状。

“我会保护你的Dean,这次谁也别想把你带走。”恶魔血米说道,他在离Dean不远不近的位置,表情凝重得简直有些偏执。

“我不用睡觉,Dean你睡就好了,我坐在旁边,不会打扰你。你睡着踢被子了我会帮你盖被子的。”一点五米直接拽了把椅子坐下了。

Dean根本一句话地说不出,完全是大脑炸裂的表情。

“卧槽我才是Sammy好嘛!”现在时Sammy大声叫道,他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上前几步直接把房间的门打开了,向门外挥了挥手,“你们自己去开房间吧,Dean和我都要睡了!”

“什么叫‘Dean和你’?”其他所有米们齐声说道。

“Sammy……I feel sick……”Dean使劲吞咽了一下,捂住胸口有些艰难地说,表情像极了他们俩穿越到一个平行世界的SPN片场看到好几辆Impala的时候。




最后的房间分配:

现在时Sammy和Dean一个房间(本来就该如此),一点五米和改锥米一个房间(一个没有灵魂,一个多了一个),斯坦福米和Boyking米一个房间(年龄最相近同时发型也最相近的两个米),撞狗米和恶魔血米一个房间(他们两个就“你才是更让Dean伤心难过的”这个问题吵了一路)。




Dean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七个不同型号的三米就在他的面前站在一起(身高好像满格的wifi信号一样),集齐七个Sam Winchester可以召唤什么呢?他想着,张口念出了一句叽里呱啦的召唤咒语。

咒语甫一出口,一道白光即刻闪过,亮得他根本睁不开眼;等他终于看清了一切,他发现自己集齐了七个三米,召唤出的却是白西装造型的Lucifer米!

“你好,Dean,好久不见。”Lucifer米微笑着看着他,白西装一尘不染,笑容无懈可击。

“What the hell……你是不存在的!”Dean觉得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因紧张沸腾了起来。

“是的,Dean,如果你还记得,是你抹杀了我的存在。”Lucifer米说,他仍然微笑着,这笑容却让Dean冷汗淋漓。他就那样微笑着看着Dean,打了个响指,只是一个响指,所有的Sammy都不见了……

当Dean从噩梦中惊醒、猛然从床上坐起身时,七个汉堡和七个樱桃派整整齐齐地摆在面前。

加了双份芝士的牛肉汉堡。刚出炉的热气腾腾、还散发着香甜气味的樱桃派。

“Dean,我买了早餐,你要吃我的嘛?”

同时还有七双狗狗眼攻击。

七双狗狗眼都在说着“选我选我选我”!

“这又是什么见鬼的梦。”Dean嘟囔了一声,闭上眼躺倒在了床上,还顺手拉上了被子。

“嘿!Dean!”七个Sam同时不满地叫了出声。

TBC




每个Sam都想要自己的Dean什么的23333333



评论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