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monster

最近入火影坑辣~【萌的火影五件套~
一个认真的三米钩子苏,我超爱我的大钩子
狂刷双皮奶中,本命SDS
同时也是漫威粉,盾冬锤基虫绿狼队EC是真爱
美剧追一堆,在二,三次元中穿梭😃

【SPN/SD】在生日当天集齐七个Sam Winchester可以召唤什么?(中)

土星环:

*前文:http://solrac.lofter.com/post/3cc4d9_585ff86


*丁丁生日贺文,拖到现在才更新lz真是。。。。无言以对,嫌弃自己QAQ谢谢所有姑娘们的喜欢和评论,纯吐槽花痴的文,大家看个开心就好XDDDD实在太忙,lz会尽量快的写文,还有一次更新就完结啦,JMS完结见!


Dean在饿极了的时候经常会念叨些“现在给我10个派我都吃得下”或者“哦哦我饿得能吃一百个汉堡”一类的话,事实证明他差得远了,吃完第二个汉堡和第二个派之后,他就根本吃不下别的什么了。


目前为止他已经吃掉了斯坦福米的汉堡和派、现在时米的汉堡以及Boyking米的派,绝对是光荣的战绩,可是他剩下的四位弟弟还在拿着餐盘闪着狗狗眼,可怜巴巴地盯着他看。


他硬着头皮去拿第三个派的时候,现在时Sammy直接打开了他的手:“Dean,这只是早餐,你吃的足够多了!”他义正词严地说,如果不是他实在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得意洋洋的笑(Dean首先吃掉了他的食物!),他看起来还挺像是在为自己大哥的健康着想的。


“你不吃了吗?”恶魔血米说,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和自我厌弃,“你不吃我买的食物了吗,Dean?你已经对我失望了吗?你觉得我是个怪物?你不想再——”


“够了!停!”Dean大声吼道把他打断,他吞咽了一下,他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把汉堡和派放在冰箱里,我等下吃掉。”他带着点不甘心地说道。


OK,早饭问题终于解决了。


“你们都吃过了?好吧,工作时间到。”Dean说,他们在这里可是有case在追查的。“等等,”他环视了一下七个跃跃欲试的三米,“嘿,我不能和你们七个一起去打猎,Impala里装不下,而且我们又不是去cos什么白雪公主和七个——fuck,我是说,我们又不是去cos什么超级猎人和七个大脚怪!”


好吧,现在问题又来了,抓鬼技术哪米强?


“Sammy跟我走,你们就在房间里,不要乱跑,不要惹事。”Dean马上下定了主意,这个case毕竟是他和他现在时老弟的。


现在时Sammy瞬间跳了起来,“走,Dean,我们走吧,现在就走!”


“搞什么?”Dean皱起眉,“你从前可没对猎鬼这么热衷过。”


“是啊,因为我从前还在上大学啊咳恶魔血啊丢魂儿啊撞狗啊什么的嘛。”Sammy说,一句话黑四米。


“你在说我?哈,我是我们所有人里面猎鬼效率最高的那个。”一点五米马上回嘴,他看向Dean,狗狗眼没有因为失去灵魂而逊色半分,“Dean,我本来还以为那会让我在你面前更有用一点。”


“Dean,带我去吧,我不会动用任何恶魔血带来的能力,恶魔催吐手什么的最讨厌了!”恶魔血米马上接口。


“我以为你会愿意带我再训练下补刀的技巧?”Boyking米继续说,目光中深含恳切,“我不想死,Dean。”


“Dean,你不能把我丢给改锥然后自己去猎鬼,万一你走了改锥对我做什么了怎么办。”改锥米说,但是下一刻他眼睛里白光一闪,改锥上线,满脸面瘫地说:“我不会的,Dean。”


“我靠,快让Sammy回来!”Dean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等改锥下线了脸色才平和点。


“恩,其实我觉得我还挺喜欢猎鬼的?”撞狗米说。


所有三米都笑了。


“Dean,你们去猎鬼吧,我在这里待着。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斯坦福米开口了,话一出口所有三米心中都忍不住“卧槽”了一下——他根本就是故意这么说的,他还只是个大学生,Dean根本就完全不可能带他去猎鬼!


然后,他们的老哥带着一种“我弟真的好乖好萌好可爱”的乐呵呵的表情揉了揉斯坦福米的头发,“好呀,Sammy。”随即板起脸给了其他Sammy一个“看看人家”的眼色。


总之就是,磨蹭了半个小时之后,Dean和Sammy终于去猎鬼了。


上午还算顺利,他们走访了一个受害者的家人,还以FBI的身份去了趟警局。


拜那顿过于丰盛的早餐所赐,中午时Dean还没觉得饿。“我们就随便吃点什么吧,”Sam说,在意识到自己老哥正在驾驶着Impala往Motel的方向走时,“就我们俩,Dean,放心,他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才没有担心你能不能照顾好自己。”Dean嘟囔道,又一次典型的Dean式口不对心(又称傲娇)。


“看那边有家汉堡店,我们可以去吃那个!”Sam指着已经路过的一家店,“他们正好可以在Motel里把早上剩下的派和汉堡吃掉。”他热络地建议说,但是车已经行驶到了Motel门前了,“你看啊,Dean,他们都好好的呢,还能有什么事。”Sammy说,情不自禁地摆出了一张Bitch Face。


Motel从外面看的确好好的,平静得很,然后下一刻,一扇正对着他们的窗被砸开了,一个近两米高的物体(?)被摔了出来。


“Sammy!”Dean迅速地跳下了车,扶起了地上的改锥米,而房间里一片狼藉:Boyking米正在指挥很多东西在飞来飞去跑来跑去,改锥米估计就是他的杰作;恶魔血米正在把一点五米按在墙上强制催吐,后者动作利落地给其小腹来了一拳,他的肌肉可不只是摆着好看的;撞狗米和斯坦福米正在来回扯着一根看起来很像鼠标线的物体,同时用语言进行着“滚回你的大学”“撞你的狗去吧”一类的人身攻击。


一团糟。


“住手!!!停!!!你们tmd在搞些什么!!!”Dean忍无可忍地大叫一声。


一切都停下来了,所有的三米都看向他,然后,他们异口同声地大声控诉道:“Dean,他们抢我的电脑!”


“Guys,你们搞错了吧,那是我的电脑。”Sammy说,站在了Dean旁边,说得挺平淡的,但是语调十分发人深省。


其他米们再次get到了他的潜台词:现在是2015年,这台电脑是我的,这个Dean也是我的。


Dean生无可恋地抹了一把自己的脸。


他们放弃了押金,换了一家Motel住。


Dean揉了揉太阳穴,Cass是恨他的吧,Cass绝对是恨他的吧,今天还是他的生日啊喂。“你们下午待在Motel里,就……在不同的房间待着可以吗?不要吵架不要打架不要互相吐槽,只是待着,可以吗?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们还在自己打自己!?”他的声音中充满了身心俱疲。


“我知道你不在乎我。”一点五米说,他盯着Dean,眼神中空洞无物、但是Dean却从这种空洞中读出了什么,“你以为我想这样?你以为我想看着我自己但是什么都感受不到?Dean,就只是……你连没有灵魂的我都没那么了解。”他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拿起隔壁房间的房卡起身走了,甩上了门。


“Sammy?”Dean叫了一声,他站起身。


几个Sammy心照不宣地对了下眼神:Dean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一点五米完全就是故意抓着这点做文章。


“我还是去看下他吧。”Dean说,轻轻叹息了一声。


几个Sammy再次心照不宣地对了下眼神:卧槽他这种小把戏居然还成功了。


在他们开口说什么之前,Dean的电话的响了。


“Sammy,又一起凶杀案,警局刚刚给我打电话了,”Dean挂上电话之后说,“我们先去现场吧。”他看了一眼其他的三米们,这次语气缓和了许多:“恩,你们会,好好的?”


“去吧,Dean。”回答得异口同声,“我们会看着他的。”斯坦福米补充了一句,指了指隔壁房间。


(就站在门口听里面的动静同时等着Dean追出来的一点五米骂了句“WTF”赶紧进了隔壁房间。)


他们很快到了现场,当地警方与他们跟进了一些情况,这已经是这个小镇的第三具尸体了,Sam在尸体旁边的一棵树上看到了一些特别的图案——一般来说,这总会成为关键线索。


他们同遇害者的亲友谈了话,又分开对附近的住户挨个敲门巡查,最后回合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傍晚了。


“我这边没什么发现。”Sam说。


“我也没有。”Dean说,“先去查下那几个符号吧——干嘛,Sammy?”他皱起眉说,鉴于他的老弟离他离得太近了简直就要贴上了,“你就不能——”他看了眼Sammy的脸,愣了一愣,一把抓起了Sammy的手腕,果然那里系着一条粉色的缎带。“我草,你tmd不是三米,你是撞狗米!”Dean愤怒地大声吼道。


“……你到底怎么认出来的?!我跟那家伙根本没什么不同好吗,我的鬓角还显得正常点!”被识破的撞狗米狡辩道。


“你的柔光!!!你的脸上有柔光!!!你当我瞎的吗!???”Dean简直要崩溃了。


“发生了什么事,Dean?”如假包换的现在时Sammy出现了,带着一种明显在看戏的笑容。


撞狗米默默地挡住了脸。


晚饭之后Dean晃进了当地的一间酒吧,号称要同当地人打听点消息——所有三米都知道那当然是假的,Dean三分钟之后就跟吧台里调酒的大胸妹子勾搭上话了。


七个三米摆着七张bitch face坐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那里灯光很暗,不会有人关注到七胞胎什么的问题——十足的怨气从角落里辐射开来。


“我简直不敢相信,Dean还是这种烂品味,那女人的脸太胖了,一点都不好看。而且她就一定要趴在Dean的手臂上说话吗?”Boyking米先开口了,语气中的酸味简直就要盖过调味的柠檬了。


“是啊,前些天他非要我帮他拍一张他站在Impala前面的照片,我还在想他怎么开始自恋了,你们知道吗,结果那张照片是他用在约炮网站上面的!我们还开了一天的车,就为了让他约炮!”现在时Sammy也忍不住控诉起来了。“幸亏最后没约成,Crowley总算做了件好事。”


“Crowley?那货还活着?”一点五说道,他瞥了恶魔血米一眼,“有些人应该去催吐些更该被催吐的人吧。”


“何止活着,现在根本是随叫随到,他手机里甚至还存着和Dean的照片,Dean还曾经睡过他的床!”现在时Sammy说得咬牙切齿,“你当初根本不该给他你的血,”他看向刚刚经过试炼不久的改锥米,“要不是因为你的血,他才不会对Dean这样。”


“怨我了?”改锥米冷笑了一声。


“Crowley。”恶魔血米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又握了握自己的手,他现在还不认识这个恶魔,但是有一天他认识的时候,他保证先拿恶魔催吐手来招呼下,“那个天使呢,怎么样了?”他仿佛不经意一样地问道,“Anna,她还活着吗?”


“早就死了,我都要忘了有这么个人了。”改锥米说,“不过Castiel还活着。”他举着自己手上的缎带晃了晃,“他记得Dean的生日,他还给Dean准备了礼物。”他停了停,“Benny呢,还在炼狱里?”


“没消息。”现在时Sammy回答,“一个地狱之王和一个天使已经够了,再来个吸血鬼基友?哈。”


“Dean身边有那么多人。我总会让Dean失望,然后Dean就会找其他人来取代我的位置,天使,恶魔,居然还有吸血鬼……”撞狗米喃喃说道,把脸埋在手里。


改锥米没说话,他和现在时Sammy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心照不宣,谁都没提起Dean的那句惊天动地的“我心里不会有任何东西的位置在你前面”——这种甜蜜干嘛跟别人分享。


“你不是有了你的狗和什么Amelia吗。”恶魔血米讽刺道。


“正在跟恶魔婊子鬼混的人有资格说我?”撞狗米尖锐地回击。


“你们逊毙了。”一直没说话的斯坦福米开口,他扫视了所有米一周,再次重复道:“你们逊毙了。所以你们就只会在这里吐槽拌嘴,而不能真正做点什么吗?”他看向了正在跟妹子谈笑风声的Dean。


“做点什么?”Boyking米笑了笑,“哈,你又不是不知道,真做点什么搅合了Dean,他绝对要气疯。”这是血泪的教训。“你可以去做点什么啊。”


“所以我说,你们都逊毙了。”斯坦福米说完,用一种“你们的年龄都活到哪里去啦天哪我会越来越蠢吗那可怎么办”的眼神羞辱了其余六米,然后站起身,拿着自己的酒,走向了Dean。


他的身高虽然是所有米里面最矮的,但是此刻的气场,绝壁超两米。


“在说些什么?”斯坦福米笑着,拿着酒杯自然地坐到了Dean旁边,和Dean面前的姑娘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这是Sam,我弟弟,在读斯坦福哦,”Dean介绍,满脸骄傲,“这是Kelly,调的酒超棒。”


“希望没有打扰你们?”斯坦福米说,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了两个酒窝,“看到Dean在和这么可爱的姑娘说话,我想也该过来打个招呼。”


这句话让Dean笑得满面春风:看吧看吧你哥我现在就算岁数大了(?)也是超棒,美女都爱我~~


“哇哦,你弟弟真甜。”Kelly也笑了起来。


“你们在聊些什么呢?”斯坦福米说,歪头看向了Dean。


“你相信嘛Sammy,Kelly和我都到过俄塞俄州的同一个小镇,哦那时候你十二岁,应该?那个小镇的motel超级烂,但是有家玩具店,里面卖各种变形金刚,你赖在那里不肯走啦。”Dean兴高采烈地说着。


“哪里有,Dean,你才是一直迷恋变形金刚的那个。”Sam说,“就算不肯走,也是你不肯走。还记得德州的那家玩具店吗?你差点就要搭个帐篷睡在门口了。”


“啊哈,现在你倒是不承认了,从前拿着威震天玩个不停睡觉都要抱着他的时候你可没这么说。”Dean挑挑眉,“对了还记得那家棉花糖店吗?做的超级恶心,你又吃的很开心。”


“我记得那个棉花糖!不过没有很恶心,你不能因为棉花糖是粉色就说那很恶心啊,想想我还挺喜欢那个的。而且,真的要我说嘛?我觉得你很喜欢一直去吃的那家卖披萨的才恶心,他们甚至在做樱桃披萨。”


“那个超好吃,真的超好吃。好吧小Sammy,你就承认你只喜欢吃草吧。”


他们一直聊了下去,Dean完全不知道聊了多久——他聊得挺开心的,而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大胸妹子早就走到吧台另外一边去跟别的男人谈笑风生了。


他甚至没意识到妹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抱歉,Dean……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我只是……你知道,我太久没见你了,今天一天又没有机会跟你说上话。”斯坦福米说,狗狗眼盯着Dean,他甚至还可怜巴巴地抿起嘴,露出了俩酒窝。


“没事啦Sammy。”Dean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妹子而已嘛,你哥我想要的话随时能勾搭上。”他舒出了一口气,把剩下的酒一口喝完,今天倒是没什么兴趣继续跟妹子聊天了——所以这就是他的生日了,没有妹子,要跟七个三米一起过。


他再次舒出了一口气,“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Sammy?”他看了看表,说道。


“好啊。”斯坦福米说。


“他们在那桌?一起走吧。”Dean说,朝角落的那张桌子走去。


事实是,他在离角落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寒意——Sammy的怨气,而且,绝对是成倍的怨气。


又怎么了?他有些莫名其妙地想着,随后,他看见六张Bitch Face上面的六双狗狗眼一起向他放射着怨气射线:“终于理我们了,Dean?”六个三米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见鬼的有什么病?”Dean完全扛不住了,他咧着嘴说,脸都要抽搐了,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


斯坦福米在一边笑了一声:“能有什么病?他们只是弱爆了。”


一点五米眯了眯眼睛,掏出了一张纸币递了过去,“好吧你赢了,你果然能把Dean身边的妹子搅合掉。”


斯坦福米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Dean这次,绝对,火大了。


他怒气冲冲地在motel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不断咒骂着——他开着Impala自己回来了,没去理其他的任何一个Sammy,顺便反锁了这个房间的门。


“你不高兴,Dean?”Castiel出现在了房间里,安静地注视着他,“顺便,我没有恨你,我不会恨你,Dean。”他说。


“哦草这个时候你倒出现了。”Dean翻了翻眼睛,“能把你的所谓礼物打包带走吗?一个Sammy已经够我受的了!”


“你不喜欢我的礼物?”Castiel有些受伤地眨了眨眼。


“拜托,Cass,七个Sammy!?”他有些抓狂地摆着双手,“七个Sammy!见鬼的,三米平时还算正常?——好吧其实也不总是正常,但是至少不会这么反常好吗,你能想象吗他们一整天在吵来吵去甚至打起来了而且每个人都想往我身边挤!”Dean终于一口气把最后那半句说出来了,“就,就,就表现得好像他们在吃别的Sammy的醋一样!天哪我说出来了!是的就是这样,我又不是白痴我也没有瞎,他们甚至还冲我放他们的怨气射线!好像我有七个妹妹,吵吵嚷嚷的妹妹,他简直是七倍的娘!”


“是这样啊,Dean。”Cass继续安静地说,脸上写着“这没什么反常的啊”,而后继续说,“这完全符合Sam Winchester定理。”


“等等你说啥?什么定理?”Dean睁大了眼睛,好像听到了新世界大门传出的钟声什么的。


“Sam Winchester定理。”Cass说,歪着头有些奇怪地看着Dean,“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个玩意!”Dean大叫道。


“天使都知道。”Cass说。“Sam现在的行为完全符合定理第一条:当Dean身边除了Sam还有其他人时(不管这个其他人是不是另一个Sam),他会占有欲爆棚,吃所有人的醋。”


Dean张了张嘴,有点哑口无言,他艰难地说:“哦,草,第一条?这玩意还有第二条?”


Cass点了点头,“Sam Winchester定理第二条:除了Dean,所有管Sam叫过“Sammy”的人都会死。”


“What the hell……”Dean扶住了头。


“还有第三条:Sam的妹子都会死,珍惜生命,远离Sam。”


“所以这玩意tmd到底有几条!!!?”


“十七条。还有另外的六条推论。”


“世界就要毁灭了,是吧。”Dean喃喃说道,“我想我知道世界毁灭的原因了,因为天使们没做其他的在搞这玩意!所以这个鬼定理到底有什么见鬼的用!?”


“让我们能更了解你们俩。”Cass说。


“……‘俩’?你的意思不会是说,还有什么Dean Winchester定理吧?”Dean的声音都要发抖了。


“当然有。”Cass点点头,认真地说,“我背得非常熟。Dean Winchester定理第一条:除了Sam,所有坐过Impala副驾驶的人都会死。”


“靠,你也坐过副驾驶,你怎么没死?”Dean马上发现了定理的漏洞。


Castiel自带圣光地微笑:“第一条定理还有一条推论:如果那个人是Castiel,他死了之后,还会复活。”他停了停,“对了,我听有的天使形容我的遭遇为‘躺枪’,但是我其实不是很明白这个词。你明白吗?”他迷惑地歪头望着Dean。


Dean没有给他答案。Dean有点被新世界大门里面的东西吓到了。如果真要形容他此时的心情的话,那么就是: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tbc


LZ表示很爱三米啦对他无恶意,如果文中三米智商显得很低的话,完全就是三米定理第十条“剧情需要时Sam智商会无限度下滑”的错>///<


再顺说SPN上周更新的那集,Dean在酒吧和妹子聊天时还提到了小三米实在是。。。戳死了,SPN真心让同人无路可走啊啊啊


废话说完,下次更新见!

评论

热度(201)